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转载】家乡天空蔚蓝【原创】  

2013-02-21 16:2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天空蔚蓝【原创】 - 栗然 - prozxn的博客

 前几天为了一件事情回去了家乡哈尔滨。预料会有些空闲去实现我那拍摄幼时记忆的可怜愿望,便带去了轻巧一些的尼康D100型老爷照相机和一只18-200mm的镜头“一镜走天下”。

8月下旬正是哈尔滨的夏天尾巴,早晨4点便是天光大亮,明亮温顺的阳光要到8、9点钟才转为炽热,这段时间便是最好的摄影时段。连着起了两个大早,第一天不巧阴天还下了点小雨,好在中央大街、江边的斯大林公园和道外区的老旧建筑在细雨迷蒙中另有一番情调,没有影响到我的兴致。第二次起早出门则是一个绝好的天气,清晨明亮的阳光下,城市里所有的建筑都展现着各种式样的曼妙光影。只有在这北纬42度城市的夏末才能体验到这样的万种婀娜。除了这两个清晨,还用另一个上午的时间去追寻了自己往昔的生活轨迹。说得直接一点,就是去寻找我住过的地方和我读过书的小学中学。遗憾的是这些地方已经在新一轮的城市改造中面目全非,没有感觉到故乡的温存,看到的只是陌生和杂乱,拍得的照片也绝不是我的记忆。再有就是去大妹江北新居的路上,蔚蓝天空和朵朵白云令我感动,拍了一些蓝天白云和蓝天白云下城市的新面孔。

总的感觉是这城市一切都在变化。中央大街上个世纪20年代铺就的块石路面依旧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着幽幽的亮光,路旁那西洋马车的铜雕诉说着这街道往昔的繁华。大街尽头仍是著名的哈尔滨地标防洪纪念塔,这纪念塔如今萎缩在体量庞大的凯莱酒店旁边,竟显得有些佝偻有些卑琐。1901年建成的滨州铁路桥依旧用下承式钢桁架承载着呼啸而去的火车,紧紧傍着这座老桥正在修筑一座新桥。未来的新桥一定是高大雄伟,不知道“老江桥”将来萎缩在新江桥旁边会是什么样子。老江桥一桥横断,把老哈尔滨分割成道里道外两个区,道里区是当年外国人和富人的居住区如同上海的租界,道外区则是社会最底层劳动者的杂居处所。上百年过去了,两个区都在改造,只是仍旧觉得跨过老江桥进入道外区立刻就嗅得到一丝往日的“穷人”味道。

哈尔滨曾经是个充满俄罗斯情调的浪漫城市,我们曾经自豪地赞许这城市是“东方的莫斯科”。文化大革命中我工作过的那所学校里的建筑系红卫兵率先拆除了博物馆广场上的木结构东正教堂,这让所有热心建筑的人们至今痛惜扼腕,但人类是很不容易接受教训的。十几年前,在哈尔滨做过地下党负责人的城市规划大师任震英先生以80几岁高龄再来哈尔滨时,深深地为当时的大拆大建而震惊。在建筑系一位教授送给他的“哈尔滨建筑”摄影集扉页,这位老革命老干部老专家手书了“哈尔滨在消失中”几个大字,并将此书假我之手转赠给时任哈尔滨市长汪光焘。此后不久便有了索菲亚大教堂和中央大街改造工程。倏忽间这些故事已成往事,而哈尔滨正在加快脚步走向自己新的消亡,虽然这样的消亡在很多人眼里并不可怕。

世界是变化的,这变化也包括了我们的思想和心灵。回了一趟家乡,这种感觉更是深重。哈尔滨真的消亡了,而且消亡的不仅仅是城市的风貌。见到了一些故人,经历了一些事情,听到了一些故事,我已经无法找回童年时代那个质朴纯净的故乡,也无法再相信很多老乡的豪爽与朴实,更难以想象庙堂之中清雅高贵背后涌动着的污浊与肮脏。在故乡的日子里,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哀伤萦绕。所幸离开的那天又是一个好天气,让我竟是一下子释然:故乡的天空不是依旧那样蔚蓝,飘动着的白云不是依然那样的纯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