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立足国情的研究  

2010-08-25 00:32:17|  分类: 学校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romhttp://www.dean.gxnu.edu.cn/jiaoxueyanjiu/neirong.php?qishu=2004%C4%EA%B5%DA4%C6%DA&timu=%BD%CC%D3%FD--%CE%D2%C3%C7%C8%E7%BA%CE%BD%F8%D0%D0%D1%D0%BE%BF
教育的使命不仅仅指向于外在,同时也指向于其自身,即对自身进行不断地剖析、批评与完善。客观地说中国教育理论研究对世界教育理论,我们几乎无甚贡献(老祖宗的著作除外),甚至甘愿接受文化帝国主义以及殖民文化的侵袭;对社会科学,我们几乎无甚建树,其他学科拿来的份,而几乎喊不出我们自己的声音;对教育实践,我们虽心向往之,但远未发挥我们的影响力,远未为实践界所接纳。 
    网络时代的来临,向教育研究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信息接受与分配研究、人--机界面的心理学研究、语言的理解过程、知识的再组织研究、网络教学方法内容研究、网络课程设置开发研究等等。因而,教育理论研究作为教育发展的内在促动力,能否把握自己的路向不仅仅是理论研究的足与不足的问题,而是关乎整个民族教育事业发展速度与质量的问题。 
    网络的快速、竞争、发展的理念几乎已没有再允许我们躺在理论的黑箱中空想的时间和空间了,也许今天一步的停留就会导致明天百年的差距。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研究理念? 
    首先,教育研究必须摒弃"拿来主义"立足于本国实践。当前不少研究动辄就是"西方"就是"某国外教育家",这种研究理念不能不说在立足点的选择上脱离了本土状况。当然,对发达国家教育理论或实践经验的介绍确实有利于我们少走弯路,提升教育发展速度。但很少、甚至完全不去考虑我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现状,不去分析我国当前教育领域中的主要问题与主要需要,仅仅或首先关注国外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理论与实践,冠之以"学术前沿"之名一味地照搬他人的概念、模式,这样的引入确非合宜。教育理论研究中的"拿来主义"还表现在对语言的运用上。研究中我们不满足于对其他学科的借鉴,如"解构"、"根状茎"。"狂欢"、"召唤结构"、"解放理性"……及由于文化差使异很多令人费解的外来词语。同时,我们的理论研究也太渴望创造新词语,"XX素质"、"XX革命"、"XX创新"……。"越是别人不懂的越是高深的"这句话几乎被充分认证了。由此,实践工作者往往无法弄清理论哪时是清醒的哪时是睡梦中的,实践与理论的界线越来越分明且越难以跨越。此外,相当数量的学术论文除需阅读者花费大量精力去理解的陌生化词语外,行文死板毫无文采可言,蜡味十足。如果说理论的严肃性是依靠不苟言笑的呆板述说体现的话,那么理论的感召力及可利用力不足也情有可原了。 
    其次,教育理论研究急需科学而有效的方法。科学,并不意味着死板,有效并不意味着平庸,而是要寻求正确而合理的方法论和思维方式,使理论研究更具有价值、更具有与实践沟通的能力,从而真正实现理论的使命。现行教育理论研究,企图用宏观视野来解决方向性、理念性问题时,便成了大喊口号,引用马列语句、哲学名词、人类学和社会学等"X学"的理论进行无多少牵连的大题小作;企图用自然实证模式解决实际的、可操作性的问题时,人的激情失去了魅力,包括人的情感、审美、日常感觉等的问题,被埋没在琐碎的事实和调查实习中,取向了一种无视宏观问题的矮小化的实证主义。因而,科学而有效的理论研究中,不可忽略的是研究的人文性,研究者应抱以关怀的情感,将研究作为用自身的思想而表达出的另一个自我的生命来对待,而不是用功利的、浮躁的心态来进行。 
    教育理论研究缺少的是什么? 
    缺少了一种付出真情和承担责任的人文性,缺少了基础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转化环节!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研究者? 
    首先,教育是培养"人"的社会活动,教育理论研究是研究"人"的活动的理论。因而,从事教育理论的研究者首先在人格上应是高尚的,研究者的理论研究风格应是其在对"人"的活动研究中的人格展现。而当前我们功利性的项目实施、功利性的学术著作、功利性的学术会议还少吗?几天写一篇学术论文,一两个月出一本学术专著,赚没赚到钱看申不申请到项目,学术能力强不强看写没写出论文,评不评得上职称看有没有科研成果;有些项目会随着时令的不同变换不同体质,申请时看到它是个干劲十足的年轻人,申请到后再看它却是个全身患病应付着过的将去之人。有些理论工作者的教育主张与其自身价值取向恰恰相反,说是要给学生以生命的活力现实中却不能容忍学生的个性,说是要有健全的人格现实中却与他人明争暗斗,说是要宽容平等现实中却容忍不下学生的反驳……。 
    教育,一项艰苦的事业,一项需要付出的事业,我们只需要纸上谈兵吗? 
    其次,教育理论的研究者在学术上应有责任感。理论研究表达的是研究者的思想,因而他必须对自己的所言所论负有责任。可以反观当前的理论研究,许多研究者把追求新异当作生活的目标,不断地猎奇又不断地放弃。"新"代表了先进、代表了高尚、代表了创造。一时的轰动后"新"又变成了"旧",于是新的一轮循环开始上演。"新教育"、"新课程"、"新理念"、"新实验"、"新课堂",也许是缅怀的情怀仍保留在心间,我们只相对于"过去"提出了一个可以区分但又不表示断裂的"新"字。研究者们追逐着自己,就像被生活的车轮撵着奔跑。新鲜而带有不断否定自身的刺激和快感,不断地占有,不断地抛弃,似乎研究的结果只是意味着另一场游戏的开始,没有"精神",没有结果,更没有任何责任而言。 
    教育,一个民族的后盾、一个人一生的力量集聚,我们只需要夸夸其谈吗? 
    第三,教育理论研究者在知识上应积专与博于一身。如在对"人文精神"的讨论中有识之士指出的那样,当代知识分子已经越来越不成为知识分子,而只是一名学者,更确切地说是有一技之长的学者,而非知识的博雅的通人。不少人在专业领域内部堪称一流、"甚至世界一流的专家,但是只要跨出自己专业知识领域半步,就完全是一个知识的"白痴"。 他们之所以受重视,首先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大学教授,是专家,而且是某一领域的权威,因此最后才有发言资格。萨伊德1994年出版了在《知识分子论》一书中认为知识分子的本质上是业余的,即应保持着一份超出专业之外的业余关怀。萨伊德批评的专业性是指那种只把专业作为谋生手段,而一离开狭窄的专业领域便显出凉人的无知的专家。今天的教育理论研究者不存在上述问题吗?固守着自己的所谓思想阵地,为用玄虚的语言表达出从书斋里创造的几个"理论"、"模式"而沾沾自喜;以专职思想生产者定位自身,以至于对从事教育实践的工作者产生鄙视态度,殊不知被广大教育实践工作者鄙视的也恰恰是他们自己。 
    教育,一项浩大的"人"的工程、一项用生命对等生命的事业,我们只需要想像和美化吗? 
    第四,教育理论研究者应是具有批判和反思精神的。把形形色色的概念或是理想移植到教育领域的各个方面加以论述,是理论研究的现象之一,且一旦某篇论文主张某种观点就会倾尽所能地支持它。正如培根在对经院哲学及长期以来在经院哲学统治下,人们认识外界事物的思想根源和社会根源进行的揭露和批判中所提到的:"人的理智一旦接受了一种意见……就把别的一切东西都拉来支持这种意见,或者使它们符合这种意见。虽然在另一方面可以找到更多的和更有力量的相反的例证,但是对于这些例证它却加以忽视或轻视,或者用某种分别来把它们摆在一边而加以拒绝。"①不加以批判和反思而盲目地接受论证、附言于他人而没有说真话的勇气、剪剪贴贴创造所谓教育的新理念,其结果导致长时间的研究后却不知现实到底如何,现实到底需要什么。 
    教育,一项无法安装流水线的工程,一项无法脱离创造的事业,我们只需要接受和论证吗? 
    今天的理论研究能否再这样靠"思想生产者"、靠"拿来"、靠"口号"进行?能否再这样很少给学习者提供成功的条件与体验而依靠理论的高歌来育人?网络技术的运用、网络文化理念的传播和对人们生活及观念的渗透,促使教育冲破校园走向社会、社会逐渐转向学习化,教育和各个领域的关联己更加密切,教育己属于社会上的所有成员,教育事业的发展需要人们群体的力量,需要人们以合作的形式展现整体的智慧。 
    因而,今天比以往更需要理论研究切实立足于自身面临的实际,运用能够被大众所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宣传教育理念、推广实验成果、调集教育资源,使大众对身边的教育行为有清醒的自我意识和有效的自我调控,与同行及大众进行最友好的合作与互助。只有做到这一点,才有更丰富的教育资源涌现、才可能提高教育效率、减少教育问题,才有可能迎来教育真正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